眾裡尋牠千百度──緬甸琵嘴奇鷸記

2017年有幸搭著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的風潮,聯繫到緬甸仰光在地的非營利組織—Biodiversity And Natur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BANCA),參與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和亞洲各國當地非政府保育團體共同執行的計畫—琵嘴鷸保育計畫(Spoon-billed Sandpiper Conservation Programme)。

琵嘴鷸全球數量約為240~456隻,是極度瀕危的鳥類。
琵嘴鷸全球數量約為240~456隻,是極度瀕危的鳥類。

琵嘴鷸保育計畫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連結琵嘴鷸繁殖、度冬以及遷徙路徑上的國家,從多面向找出琵嘴鷸族群的限制因子,瞭解琵嘴鷸的族群狀況,擬定有效的保育措施與行動。琵嘴鷸是一種小型的涉禽,每年於東亞澳遷徙線上遷移,夏季在俄羅斯勘察加半島以北至楚科奇半島繁殖;在大陸江蘇如東、東南亞國家(緬甸、泰國、印尼、孟加拉)度冬。根據國際鳥盟的評估,目前琵嘴鷸的族群量約為240~456隻;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皮書中,被認為是極度瀕危需要保育的物種。根據過往的調查,緬甸是琵嘴鷸主要的渡冬地,約有一半以上的琵嘴鷸在緬甸的摩特馬灣(Mottama Gulf)度冬。

BANCA的辦公室在仰光,琵嘴鷸的野外調查樣點則是在摩特馬灣,通常是從仰光開車或搭大巴士去BANCA位於齋托(Kyaikto)的教育中心,車程約3-4小時。接著,趁漲潮時的滿滿江水從齋托的支流搭乘小船航向摩特馬灣。每一次的調查至少有2-3艘以上的小船同行,通常1個船長、1個船員和2個調查人員共用一艘船。在摩特馬灣執行琵嘴鷸的調查受限於潮水時間,調查人員的日常作息和移動也是依著潮來潮往調整。除了退潮下灘地執行鳥類調查的時間外,其餘的時間都在船上。摩特馬灣的潮差很大,最高可達7公尺。漲潮的時候潮水來勢洶洶,有時候真的會讓人誤以為在大海中,因此船家們都不敢輕忽。漲潮時,可以看到遠方和天空相接的地方有白浪滔滔,隨著而來的是潮水擾動氣流所產生地呼呼風聲,倏忽地潮水已然來到了船前。聽著同行的調查人員分享,上一趟調查沉了一艘船,但萬幸沒有人員傷亡。

船上生活,隨潮水漲退而作息。
船上生活,隨潮水漲退而作息。
船上生活,隨潮水漲退而作息。
船上生活,隨潮水漲退而作息。

通常,我們會在前一晚驅船抵達調查樣點附近用長竹竿扎船停棲,待隔天潮水退去後,徒步走在摩特馬灣執行調查。每天研究人員都會用GPS和地圖跟領航的船長討論調查地點,神奇的是船長沒有GPS的輔助、沒有標的物的參考,在茫茫的一片水域中,仍然知道我們身在摩特瑪灣的哪個地點,可以準確的帶我們抵達定點。琵嘴鷸的調查以船為中心再分東西南北四條路線,一條路線一組調查人馬,每天的調查時間至少4小時,但因為摩特馬灣的灘地面積廣大,調查人員往往都是早上出去下午回來,有時候還可能走到了海灣和陸地的邊界看到了村莊呢。每天大家出發前會配給一盒行動糧,以便補充體力和電解質,通常是香蕉、餅乾或糕點和一包電解質粉。

和船長(左)討論調查樣點。
和船長(左)討論調查樣點。
在摩特馬灣灘地進行琵嘴鷸與其他水鳥調查
在摩特馬灣灘地進行琵嘴鷸與其他水鳥調查
每天配給的調查行動糧
每天配給的調查行動糧

因為我參與的調查時間是10月,BANCA的研究人員說可能看到琵嘴鷸的機會很低。然而,很幸運地在第一趟調查的第二天就一次找到了兩隻琵嘴鷸。但是這兩隻琵嘴鷸都是別人先發現的,所以我在心裡暗自下了決心要找到一隻自己發現的琵嘴鷸。這個心願,在十月底第二趟的調查時候成真,那種心情真的是又激動又興奮。當下很想跟其他人分享,但是大家都很遠很遠。於是我自己獨享這份喜悅,觀察那隻琵嘴鷸好久好久,是當天最晚回到船上的人。在剛開始參與琵嘴鷸調查的第1、2天,BANCA讓我跟隨一個資深鳥類調查員進行調查,之後瞭解我堪用的鳥功,成立了另一組路線讓我獨自進行調查,但指派了名當地青年陪同我在灘地上漫步,遇到危險的事物,他會提醒我「danger danger」以確保安全。

在千隻水鳥中自己找到的琵嘴鷸(單筒接小相機拍攝)
在千隻水鳥中自己找到的琵嘴鷸(單筒接小相機拍攝)

在調查過程中,我們要記錄所看到的毎一群鳥群有哪些種類的鳥、每一種鳥的數量有多少以及記錄的地點位置。調查結束後,每組調查人員要整理自己的調查資料。在天黑後,所有的調查人員會針對當天的調查過程進行討論分享,是否有看到特別的鳥(指不常見或瀕危的鳥種)、有沒有特別的個體(像是羽色的差異)或是觀察到鳥特殊的行為。最後,會由當次調查的領隊帶領大家完成當天的總調查記錄,統整各組人員的資料記錄。由於摩特馬灣的鳥類數量非常的多,加上灘地面積廣大,調查難以含括所有的鳥類與棲地,因此,每天的鳥類記錄我們還會討論並評估大約有多少數量的小型水鳥。因為琵嘴鷸通常會混群在和自己體型差不多的小型水鳥中。根據Fauna & Flora International的資深研究員Dr. Christoph Zöckler的經驗,平均要有1000隻的小型水鳥,才會有1隻琵嘴鷸。

夜間討論與統計大家的調查資料
夜間討論與統計大家的調查資料

每趟調查結束後,BANCA的調查人員會拜訪船家們的村莊nine house。從BANCA和nine house的村民一起達成保育琵嘴鷸的共識後,每次調查所需的船隻會由nine house的村民支援,並且在調查回程時在村落停留。一方面和村落居民維繫感情,另一方面也是瞭解村落的人目前的生活狀況。BANCA希望在推行在地加入保育的同時,也能協助當地居民改善生活品質。許多支援琵嘴鷸調查的船家原本是獵鳥維生的獵人,在接受BANCA輔導後認同保育,放棄獵人職業轉行當漁夫或船夫,除了參與保育行動外,也過上更穩定的生活。由於緬甸以前是軍政府執政,即便現在已經民主改革成功(但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軍政府又軟禁了翁山蘇姬,希望緬甸的民主有更明朗的一天),但大多村落的人民都還是很排斥政府單位,因此生態環境保育的推動仍依靠緬甸在地的非營利組織經營與推動。

nine house村落
nine house村落
nine house村落中琵嘴鷸保育解說牌
nine house村落中琵嘴鷸保育解說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