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戲水趣之偶遇溪流藍色寶石—棋紋鼓蟌

今年的新冠疫情帶來了「史上最長暑假」,同時也是「史上最悶」的暑假。三級警戒下,各地的旅遊景點不開放,就算有私房景點在住宿與餐飲的安排上也有困難。好不容易在暑假結束前疫情降溫,回到二級警戒,才有機會在暑假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到溪邊玩玩水。 說到臺北周邊玩水的溪谷,烏來加九寮溪的紅河谷一直是我心目中的首選。不過目前因為步道整修與疫情關係暫時封閉無法進入。上網搜尋了一下北部其他玩水的地點,找到了雙溪河流域 […]

「人和自然」不怕苦茶油品牌上市

去年起,我們與南投林管處合作,於南投縣信義鄉濁水溪四部落推動里山發展計畫。原本只是想嘗試在慣行農法盛行的部落,推動一些友善耕作的觀念,種下生態保育的種籽,沒想到部落的熱情反應讓我們意外感動,尤其是「撿」到熱情的苦茶班長-田克偉。

生態社子島,社子島生態

文、圖:山林藪記、游玉鈴 2016年,台北市政府透過i-Voting,在3成5的投票率下的6成贊支持,定調「生態社子島」為社子島未來的發展方向。4年多過去了,縱然社子島的開發案仍存在許多有待解決的爭議,但堤外的幾處人工濕地,早就由台北市水利處「超前部署」,自2012年起陸續完工後,多年來的經營與調整之下,慢慢成為高度都市化的臺北都會中,難得的一隅生態樂園。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3/3)— 保育類

如果說稀有種偏向地區觀察所累積出來的經驗,而瀕危種是根據既有資料作科學性、標準化的評估,那麼保育類就是經營管理(保育工作)的介入了!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1/3)—稀有種

最近這幾年,時常能在新聞媒體的版面上看到「稀有、瀕危保育類的XX鳥現身臺灣…」的消息。一直以來冷門的野生動物、生態保育相關的新聞在一些主流媒體的能見度增加了,可見大眾對這個議題的關注也有所提升,對於從事相關工作的我們來說,實在「頗為欣慰」呀!然而美中不足的,這些出現在相關新聞中的「稀有」、「瀕危」、「保育」等相關詞彙,在一些報導或是後續的網路社群的討論中, 出現了一些錯置或誤解。其實, […]

棲架上的黑翅鳶

去年10月,我們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架設了黑翅鳶棲架,經過了4個月的測試與記錄,陸續拍攝到11種鳥類上棲架停棲的記錄。包括了黑翅鳶、八哥、白尾八哥、家八哥、黑領椋鳥、大卷尾、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喜鵲、樹鵲與紅鳩等。只可惜自動相機的角度與對焦等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種類都能有清楚的影像可以分享給大家。不過我們還是從4個月的影像中挑選了幾段比較有趣的畫面剪輯在一起跟大家分享囉!希望黑翅鳶能夠安心地在濕地長住下 […]

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