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社子島,社子島生態

文、圖:山林藪記、游玉鈴

2016年,台北市政府透過i-Voting,在3成5的投票率下的6成贊支持,定調「生態社子島」為社子島未來的發展方向。4年多過去了,縱然社子島的開發案仍存在許多有待解決的爭議,但堤外的幾處人工濕地,早就由台北市水利處「超前部署」,自2012年起陸續完工後,多年來的經營與調整之下,慢慢成為高度都市化的臺北都會中,難得的一隅生態樂園。

(閱讀全文…)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3/3)— 保育類

如果說稀有種偏向地區觀察所累積出來的經驗,而瀕危種是根據既有資料作科學性、標準化的評估,那麼保育類就是經營管理(保育工作)的介入了!

藍腹鷴名列於已廢止的文資法珍貴稀有動物中
(閱讀全文…)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1/3)—稀有種

最近這幾年,時常能在新聞媒體的版面上看到「稀有、瀕危保育類的XX鳥現身臺灣…」的消息。一直以來冷門的野生動物、生態保育相關的新聞在一些主流媒體的能見度增加了,可見大眾對這個議題的關注也有所提升,對於從事相關工作的我們來說,實在「頗為欣慰」呀!然而美中不足的,這些出現在相關新聞中的「稀有」、「瀕危」、「保育」等相關詞彙,在一些報導或是後續的網路社群的討論中, 出現了一些錯置或誤解。其實,這些詞彙並不僅僅是一般描述物種的形容詞,有些更是學術領域或相關法令等正式文件中,有完整定義的詞彙呢!這篇文章,就來跟大家聊聊「稀有」、「瀕危」、「保育」這幾個詞彙囉!

「稀有」一詞,在教育部的國語辭典中的解釋是「少有、少見」。許多上新聞的稀有鳥種,的確是少有、少見的種類。然而稀有其實與地理尺度或是所在的地區有很密切的相關。舉例來說,黃眉黃鶲(Ficedula narcissina)在台灣為稀有過境鳥,每當在台灣被發現,必定吸引大批賞鳥、拍鳥人前往追尋。但黃眉黃鶲在我們的鄰國日本卻是普遍的夏候鳥。繁殖季的森林環境中,想不聽到他嘹亮又婉轉的歌聲都不容易呢!

枝頭上鳴唱的黃眉黃鶲(攝於北海道)
(閱讀全文…)

冬陽下的兇巴巴的灰鶺鴒

連續下了三至四週的小雨及綿綿細雨,人心都發霉了……..確實北台灣冬日的天氣本來就應該這樣濕濕冷冷的,終於等到了小放晴的假日,有了陽光洗衣服、曬被子成為家務的必然,但又不能辜負這暖暖的冬陽與些許的青空,因此只能找近的地方去走走,於是選擇機車15分鐘可以到的台北植物園。

到達植物園已經超過十點了,已經是人聲鼎沸,鳥好像也不太多,大概就是白頭翁、綠繡眼與紅嘴黑鵯最多,還有幾隻驚動攝影者的台灣藍鵲,但是停在光線不好的樹蔭下,所以我完全不為所動,繼續尋找看有沒有鶇、鶲及樹鶯一類的鳥,但是….只有零星聽到幾聲,都沒有看到…….

在水池邊一片整理過後的裸露地上,幾個影者熱情地告訴我翠鳥的位置,但我的眼睛卻被裸露地上覓食的灰鶺鴒所吸引,這一隻灰鶺鴒大概是我見過最不怕人的灰鶺鴒,隔著矮樹離可以距離人大約不到兩公尺,這也太誇張了。

(閱讀全文…)

跟著小小遊花東(3)~吃海鮮這件事

「大海就是冰箱」,我們常以此形容海岸邊住民的食物來源,不過嚴格探究起來,他們吃的可都是最新鮮的「現撈貨」,而不是一般人認知的「在冰箱存放 一段時日的」。不管是軟的硬的、有殼的有刺的、固著的游動的海洋生物;或是釣的、採集的、下海射魚的漁撈方式,海岸阿美的朋友總說:海邊除了石頭什麼都可以吃。

用柴火燻乾的飛魚,有木柴香氣
用柴火燻乾的飛魚,有木柴香氣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