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裡尋牠千百度──緬甸琵嘴奇鷸記

2017年有幸搭著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的風潮,聯繫到緬甸仰光在地的非營利組織—Biodiversity And Natur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BANCA),參與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和亞洲各國當地非政府保育團體共同執行的計畫—琵嘴鷸保育計畫(Spoon-billed Sandpiper Conservation Progr […]

2021淡水河流域同步鳥類調查系列活動開跑囉!

110年度淡水河流域同步鳥類調查照例安排了一系列精彩的鳥類室內課程與戶外實習活動。課程無須付費,只需要您付出4/18(日)一個早上的時間,跟著志工夥伴們到選定的樣區路線看看鳥、並把數到的鳥名、數量記錄下來,便能為淡水河的鳥類生態記錄累積作出貢獻。歡迎大家報名參加喔!

社子島濕地冬之色彩

這冬季,幾波寒流凍得臺北山區也下了雪,空曠的社子島濕地東北季風凜冽,寒風迅速染黃、染紅、甚至直接吹落了綠葉,這樹木的蕭瑟,讓亞熱帶的臺灣呈現出難得的溫帶風情。解說小築旁的烏桕葉片越來越紅,枝條也就日益光禿;苦楝葉片也逐漸轉黃進而凋落,剩下枯枝上一掛掛懸垂的橙黃果實,吸引成群的白頭翁們、紅嘴黑鵯,甚至赤腹鶇前來取食,是蕭瑟北風中少見的熱鬧。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3/3)— 保育類

如果說稀有種偏向地區觀察所累積出來的經驗,而瀕危種是根據既有資料作科學性、標準化的評估,那麼保育類就是經營管理(保育工作)的介入了!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1/3)—稀有種

最近這幾年,時常能在新聞媒體的版面上看到「稀有、瀕危保育類的XX鳥現身臺灣…」的消息。一直以來冷門的野生動物、生態保育相關的新聞在一些主流媒體的能見度增加了,可見大眾對這個議題的關注也有所提升,對於從事相關工作的我們來說,實在「頗為欣慰」呀!然而美中不足的,這些出現在相關新聞中的「稀有」、「瀕危」、「保育」等相關詞彙,在一些報導或是後續的網路社群的討論中, 出現了一些錯置或誤解。其實, […]

臺北市政府水利工程處第四期生態志工招募報名開跑

社子島擁有大台北得天獨厚的山水美景,眺望觀音山、大屯山系清朗無雲時的蓊鬱山林,或是欣賞山頭間時而聚攏時而散逸的雲霧變化,淡水河及基隆河的波光粼粼,這都是臺北市政府水利工程處「生態志工隊」的服勤日常景觀。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裡沒有仙人出名,沒有神龍顯靈,但是有一群親切熱情、導覽解說有口皆碑的志工夥伴齊聚社子島,共同努力守護這塊大臺北地區難得可貴的濕地生態樂園。

老刀攝影研討室—生態攝影中的廣角微距鏡頭

微距鏡頭有很多種不同的焦距與規格,很多朋友常常問老刀:「你最常用的微距鏡頭是哪一支呢?」。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不同焦距的微距鏡頭,使用方法不同、拍攝主題不同、透視不同還有景深也不同。所以,只好買下各種不同焦段的微距鏡頭,用在需要的狀況。這也就是敗家的….緣由。

生態攝影中的入門長炮

鳥類攝影需要望遠鏡頭,也簡稱長鏡頭,最基本的焦距長度為300mm,多數鳥類攝影者的入門鏡頭,通常為400mm。過去手動對焦鏡頭的年代,Nikon有一支400mm f5.6 ED的長鏡頭,因為體積小,價格也相對不是太高,早期拍鳥入門,選擇不多,這支鏡頭因此成為多數人的選擇。

野地的驚喜—蘭花

小時候,臺灣曾經歷過好幾段蘭養的風潮,有人一夕致富,也有人傾家蕩產。家父喜歡種國蘭,但僅止於興趣,從未當做生意買賣,難得休假回家,總花上很長的時間在庭院裡照顧一盆盆的蘭花,返回中部工作、打電話回家問平安時,總不忘交代要記得澆水。農曆年前,這些報歲蘭則用秀氣典雅的花朵,回報父親的細心呵護。如今,早已忘了這些蘭花的下落,卻仍記得父親蒔花養蘭時專注的神情。 蘭科植物是開花植物中最多樣、分布最廣泛的科之一 […]

2016冬季知床半島羅臼町賞鳥行

今年228連假,也因為花東風光明媚,也許因為花東尚無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也許因為蘇花改雖然塞但是太好走,所以花東地區可說是人山人海。 讓人想起2016年曾到北海道的知床半島羅臼町一遊,地廣人稀,但這裡可不是一般人冬季的旅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