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裡尋牠千百度──緬甸琵嘴奇鷸記

2017年有幸搭著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的風潮,聯繫到緬甸仰光在地的非營利組織—Biodiversity And Natur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BANCA),參與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和亞洲各國當地非政府保育團體共同執行的計畫—琵嘴鷸保育計畫(Spoon-billed Sandpiper Conservation Progr […]

2021淡水河流域同步鳥類調查系列活動開跑囉!

110年度淡水河流域同步鳥類調查照例安排了一系列精彩的鳥類室內課程與戶外實習活動。課程無須付費,只需要您付出4/18(日)一個早上的時間,跟著志工夥伴們到選定的樣區路線看看鳥、並把數到的鳥名、數量記錄下來,便能為淡水河的鳥類生態記錄累積作出貢獻。歡迎大家報名參加喔!

社子島濕地冬之色彩

這冬季,幾波寒流凍得臺北山區也下了雪,空曠的社子島濕地東北季風凜冽,寒風迅速染黃、染紅、甚至直接吹落了綠葉,這樹木的蕭瑟,讓亞熱帶的臺灣呈現出難得的溫帶風情。解說小築旁的烏桕葉片越來越紅,枝條也就日益光禿;苦楝葉片也逐漸轉黃進而凋落,剩下枯枝上一掛掛懸垂的橙黃果實,吸引成群的白頭翁們、紅嘴黑鵯,甚至赤腹鶇前來取食,是蕭瑟北風中少見的熱鬧。

生態攝影中的入門長炮

鳥類攝影需要望遠鏡頭,也簡稱長鏡頭,最基本的焦距長度為300mm,多數鳥類攝影者的入門鏡頭,通常為400mm。過去手動對焦鏡頭的年代,Nikon有一支400mm f5.6 ED的長鏡頭,因為體積小,價格也相對不是太高,早期拍鳥入門,選擇不多,這支鏡頭因此成為多數人的選擇。

九州賞鳥自然旅行

第一次來九州,就跑到頗為「偏僻」的出水賞鶴,跟一般遊客景點的選擇有很大的不同。而對於時常出國賞鳥、自然旅行的同事Alton來說,許多著名觀光景點反而都不在他的行程規劃考量中。這一次跟著Alton來到九州,就完全地體驗了與一般大眾旅遊的不同!著名的景點沒去到,「鳥收穫」到扎扎實實地賺了不少個人新種。

2016冬季知床半島羅臼町賞鳥行

今年228連假,也因為花東風光明媚,也許因為花東尚無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也許因為蘇花改雖然塞但是太好走,所以花東地區可說是人山人海。 讓人想起2016年曾到北海道的知床半島羅臼町一遊,地廣人稀,但這裡可不是一般人冬季的旅遊點。

九州出水「鶴」新年

在公司夥伴的邀約下,我們利用年底趕完結案報告後的空檔,去了日本的南九州進行一趟生態之旅。本次旅程以賞鳥為主軸,重點之一便是位於鹿兒島縣西北一隅的出水市(Izumi City),該處每年都會有為數眾多的鶴前來度冬,近年來都有上萬隻鶴穩定遷徙至此,最多的紀錄約達1萬7千多隻,是相當可觀的數量。全球的鶴科鳥類共計15種,在出水市的鶴度冬地共記錄過7種鶴,代表將近一半種類的鶴曾出現於此。然而每年的「鶴況」 […]

棲架上的黑翅鳶

去年10月,我們在鹿角溪人工濕地架設了黑翅鳶棲架,經過了4個月的測試與記錄,陸續拍攝到11種鳥類上棲架停棲的記錄。包括了黑翅鳶、八哥、白尾八哥、家八哥、黑領椋鳥、大卷尾、紅尾伯勞、棕背伯勞、喜鵲、樹鵲與紅鳩等。只可惜自動相機的角度與對焦等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種類都能有清楚的影像可以分享給大家。不過我們還是從4個月的影像中挑選了幾段比較有趣的畫面剪輯在一起跟大家分享囉!希望黑翅鳶能夠安心地在濕地長住下 […]

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 […]

聆聽噶瑪蘭族耆老的鳥類故事_豐濱鄉新社國小鳥類觀察活動

豐濱鄉的新社國小是這幾年密切合作的夥伴,在去年底某一天的賞鳥活動後,我們提出在學期結束前舉辦一次認識鳥類的活動,校方欣然同意,於是敲定在108年上學期的期末考之後進行。透過臺灣大學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的協助,我們帶着幾隻當地常見的鳥類標本,在2020年1月17日上午到新社國小。除了在校師生之外,校方也邀請了在地耆老共同參與,希望能聽到這些鳥類有什麼噶瑪蘭族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