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候鳥保育的濫觴及典範—紅尾伯勞

在臺灣,大家對於候鳥的印象,大多是凜冽東北季風中,河口濕地裡雁鴨、鷺鷥、鷸、鴴成群的景象。其實,早在仍舊酷熱的9月初,部分陸候鳥的族群即已展開南遷旅程,而紅尾伯勞即是最具代表性的物種之一。

「人和自然」不怕苦茶油品牌上市

去年起,我們與南投林管處合作,於南投縣信義鄉濁水溪四部落推動里山發展計畫。原本只是想嘗試在慣行農法盛行的部落,推動一些友善耕作的觀念,種下生態保育的種籽,沒想到部落的熱情反應讓我們意外感動,尤其是「撿」到熱情的苦茶班長-田克偉。

稀有種、瀕危種與保育類(3/3)— 保育類

如果說稀有種偏向地區觀察所累積出來的經驗,而瀕危種是根據既有資料作科學性、標準化的評估,那麼保育類就是經營管理(保育工作)的介入了!

2016冬季知床半島羅臼町賞鳥行

今年228連假,也因為花東風光明媚,也許因為花東尚無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也許因為蘇花改雖然塞但是太好走,所以花東地區可說是人山人海。 讓人想起2016年曾到北海道的知床半島羅臼町一遊,地廣人稀,但這裡可不是一般人冬季的旅遊點。

半日溪頭自然漫步

做為森林系畢業的學生,溪頭是我們在熟悉不過的地方。從大學時代的營隊活動、林場實習,到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工作,一年總得要來個好幾趟。溪頭的步道、森林,對我們來說可能比台北植物園的步道、樹木還要熟悉。 畢業之後,來溪頭的次數相對少了,偶有幾次因工作之需來到溪頭,但近年水漲船高的遊客量,總讓人懷念20年前,受到幾個大風災的影響,遊客相對較少時的清幽。 上週,託太座之福,也感謝丁老師的安排,終於在畢業多年 […]

聆聽噶瑪蘭族耆老的鳥類故事_豐濱鄉新社國小鳥類觀察活動

豐濱鄉的新社國小是這幾年密切合作的夥伴,在去年底某一天的賞鳥活動後,我們提出在學期結束前舉辦一次認識鳥類的活動,校方欣然同意,於是敲定在108年上學期的期末考之後進行。透過臺灣大學森林系野生動物研究室的協助,我們帶着幾隻當地常見的鳥類標本,在2020年1月17日上午到新社國小。除了在校師生之外,校方也邀請了在地耆老共同參與,希望能聽到這些鳥類有什麼噶瑪蘭族的故事。

高CP長鏡頭-Sony FE 200-600 mm F5.6-6.3 G OSS 隨測

年底工作忙碌,雖然添購了新器材,但也只能忙裡偷閒地趁著工作之便隨拍。兩段簡短的文字與照片,記錄野外所見所得,與大家分享 其一 看著遠方的黑翅鳶,慢慢飛過河面,停在他常常停棲的苦楝樹上,但他老兄一時不察,下面有兩隻喜鵲一直對他叫囂,然後就衝上去….一直一直一直追到我的望遠鏡看不到為止。讓我想到成語「虎落平陽被犬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