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戲水趣之偶遇溪流藍色寶石—棋紋鼓蟌

今年的新冠疫情帶來了「史上最長暑假」,同時也是「史上最悶」的暑假。三級警戒下,各地的旅遊景點不開放,就算有私房景點在住宿與餐飲的安排上也有困難。好不容易在暑假結束前疫情降溫,回到二級警戒,才有機會在暑假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到溪邊玩玩水。

說到臺北周邊玩水的溪谷,烏來加九寮溪的紅河谷一直是我心目中的首選。不過目前因為步道整修與疫情關係暫時封閉無法進入。上網搜尋了一下北部其他玩水的地點,找到了雙溪河流域的清水坑與丁蘭谷兩個選項,就成為此行主要的目標了。於是上網在雙溪訂了間民宿,做好玩水的準備,就出發啦!

清水坑位於雙溪河上游的三叉坑溪,附近有公車站,可以搭乘公車到達。附近的停車空間不多,加上產業道路狹窄,若自行開車前往最好是早一點出發比較保險。這邊屬於整治過的河段,不知道當初工程設計時,是不是刻意在攔砂壩下方做成一個淺水的池體給大家戲水用?水池的深度大概到大人的小腿肚,對小朋友來說非常安全。而溪流兩旁有完整的樹林,提供了休息遮陰的地方。

攔砂壩下的淺水池
(閱讀全文…)

野生動物的陷阱脫逃術

工程技術的發展,是人類的文明發展中重要的一環。人類仰賴許多工程技術來將環境改造得更適合自己居住、利用。然而,過去在大量的工程改造自然環境之時,往往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還有其他野生動、植物與我們共用著同一塊田地、同一條溪流、同一片森林、同一個環境。因而設下了許多的「陷阱」,阻礙了野生動物的通道,甚至威脅了牠們的生存。

這隻斑龜只能撐著抵抗水流,找不到爬出水溝的地方。

(閱讀全文…)

草原上的春之悸動

初春,忙碌行程中根本無法喘息,幸虧早就被南台灣的朋友預約了一場演講,趁機會讓友人帶我去跑一跑野外,出了高鐵站,黑皮大大接了我直奔離高鐵站最近的野鳥熱點"沙崙農場"。這一片廣闊的農作地,以牧草與西瓜為主要的農作,也因此成了很多草地環境的鳥類非常良好的棲息地。

雄壯威武的大個子環頸雉雄鳥與保護色良好雌鳥,剛剛出現。
(閱讀全文…)

戴著口罩來防疫,不!去拍菇

俗稱香菇的蕈類,應該是大家最熟悉的生物,因為外型簡單且辨識度極高,不論大人小孩都可以隨手畫出一朵菇類,而且準確度還不差。在分類學上,蕈類雖有細胞壁但無葉綠素,所以獨立為真菌界,包括了可食的香菇、不可或缺的酵母菌,或是令人討厭的黴菌…等,只要仔細觀察,會發現真菌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

平常看到如雨傘的菇菇,是蕈類繁衍後代時才長出的子實體。
平常看到如雨傘的菇菇,是蕈類繁衍後代時才長出的子實體。
(閱讀全文…)

鳥煥彰的賞鳥紀實:冬日森林的暗夜訪客

年初支援同事的調查工作,在進行其中一條樣線的夜間鳥調前,同事特別在地圖上指出兩處點位,告知他已連續3、4次夜調時在這裡記錄到山鷸(Scolopax rusticola)。環顧樣區,四週盡是適合山鷸的棲地,心裡反倒沒有特別的期待;然而,我不但確實在那兩個定點觀察到山鷸個體,後續還遇到另一隻可近至2公尺觀察的乖寶寶。

山鷸
山鷸
(閱讀全文…)

眾裡尋牠千百度──緬甸琵嘴奇鷸記

2017年有幸搭著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的風潮,聯繫到緬甸仰光在地的非營利組織—Biodiversity And Nature Conservation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BANCA),參與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和亞洲各國當地非政府保育團體共同執行的計畫—琵嘴鷸保育計畫(Spoon-billed Sandpiper Conservation Programme)。

琵嘴鷸全球數量約為240~456隻,是極度瀕危的鳥類。
琵嘴鷸全球數量約為240~456隻,是極度瀕危的鳥類。
(閱讀全文…)